书中自有黄金屋——《北大国学讲座》

宋天子赵恒说:“富家不必买良田,书中自有千锺粟;安居不用架高堂,书中自有黄金屋; 出门莫恨无人随,书中车马多如簇;娶妻莫恨无良媒,书中自有颜如玉;男儿若遂平生志,六经勤向窗前读。”

一趣侦查神怪,正言打假。诗经记后稷诞生“履帝武敏”,颇为可怪。《尔雅》释“履帝武敏”,说后稷乃他的母亲踩上了上帝的拇指而生。后毛公说明,说“帝”为皇帝,神说亦消散,平常无奇。

今日读《北大国学讲座》,卷释,惊觉书中粒粒“黄金”,如获瑰宝。

(二) 国学之趣

如果问什么是国学,不假斟酌便可答出四书《大学》《中庸》《论语》《孟子》,五经《诗》《书》《礼》《易》《年纪》。近代胡适却告诉咱们“国学”乃“国故学”的简称,又称“国故”。所谓“国故”是包含着从前中国的所有历史与文明,包含着“国粹”,也包括着“国渣”。研究这些历史与文化的学识,就叫“国故学”。这么一阐明,国学的范围之广跃然纸上。国学的包容度,也绝不可片面撷取。

(一) 国学之广

自古君子作文,逃离不了时代的大背景,亦离不开小家的荣辱盛衰;逃离不了地舆的桎梏,亦离不开所学之识的禁囿;逃离不了圣上的强威,亦离不开流芳百世的盛名之累。若强行把国学缩小范围,得之则不为真得。

故而,书中以此为基,辟开三部分:国学略说;经学与哲学;文学与史学。且无一不以文化贯穿全书。

以书中提《诗经》音韵与地理关系为例,古之发音较今之发音,相去胜远。若孤破研讨,苦心亦不可成;若从地理深究,亦未必不可窥伺只字片语:用广东音可能考“覃”“侵”各韵古音;西藏文自唐朝以来,音读虽变了,而文字拼法未曾变,可供参考;甚至日本语、朝鲜语、安南语都还保存着中国的古音。